当前位置 :盐城信息港-盐城新闻 > 健康新闻 > 牟希亚:他用一生研究细菌

牟希亚:他用一生研究细菌

导读:【导读】 然而这些危险的致病菌,在我国著名微生物学家、菌毛学创始人牟希亚眼里却是“宝藏”——他利用细菌菌毛,培育出了可治愈疾病的“良药”,研发的“铜绿假单胞菌注射液...

【导读】 然而这些危险的致病菌,在我国著名微生物学家、菌毛学创始人牟希亚眼里却是“宝藏”——他利用细菌菌毛,培育出了可治愈疾病的“良药”,研发的“铜绿假单胞菌注射液”守护了无数人的健康

一提起细菌,很多人都会将它与痢疾、霍乱、结核等传染病联系在一起。然而这些危险的致病菌,在我国著名微生物学家、菌毛学创始人牟希亚眼里却是“宝藏”——他利用细菌菌毛,培育出了可治愈疾病的“良药”,研发的“铜绿假单胞菌注射液”守护了无数人的健康。

2014年,牟希亚因病去世。今年是他逝世五周年,近日,记者来到牟希亚女儿牟心赤家中,倾听牟希亚一生研究细菌的故事。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让我们追寻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足迹,启封那些年代久远却又历久弥新的动人故事,去感受那份深藏在峥嵘岁月中的无私奉献与光荣梦想。

5d5bc3cef3e803d21b0f37b7_570x

牟希亚(1927~ 2014),籍贯山东省栖霞市。中国著名微生物学家,菌毛学创始人。大连医科大学微生物教研室主任。

离家求学 他用身体营造“无菌实验室”

牟希亚生于山东栖霞,家境殷实,他是家中长子。家中落后的观念并不支持他读书,强迫他辍学管理家族事务,但他没有放弃对知识的渴望。1937年,抗战全面爆发,山东沦陷时牟希亚跟随南逃的学生一起逃至四川,被英国教会学校收留,依靠奖学金完成了中学学业。

1947年,牟希亚考取了西北工学院(现西北工业大学前身)化工系,在化工系学习期间,他感染伤寒,虽治愈但却因引发严重的牙周感染导致满口牙齿基本脱落,这段患病经历使他深刻感受到中国当时医疗条件的落后。

彼时,国家满目疮痍,风雨飘摇,“医学救国”成了很多进步青年的理想。牟希亚重新思考了自己的理想和职业生涯,从化工系肄业,重新考取西北医学院(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系及兰州大学医学院前身)儿科系,希望能尽己之力救人、救国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牟希亚被分配到大连医学院。从1952年起,师从著名医学微生物学家魏曦院士和人类学奠基人吴汝康院士、药理学家张毅教授、循环生理学家吴襄教授等。在魏曦院士的带领下,牟希亚等5人参与了抗美援朝美军细菌战罪行调查工作,多次奔赴中朝边境进行细菌分离及鉴定。通过对大量临床病例的观察,他发现抗生素的长期使用会引起人体正常菌群的失调,并可能使细菌产生耐药性。于是,他产生了制备“菌苗”治疗感染的想法,并为此展开长期的实验研究。

1959年,牟希亚通过实验研究首次提出“细菌依靠菌毛粘附在人体易感细胞表面进而占领感染点,从而进一步引发疾病”的假想推理,并通过微生物菌毛作用机制的研究,分离及深度纯化肺炎克雷伯菌、变形杆菌、大肠杆菌、铜绿假单胞菌等30多株细菌,深入探索其遗传生物学特征、微细结构、毒力、致敏性、综合致病力和免疫调节活性等。但随后,大连医学院南迁至贵州遵义,科研条件一度极为落后,研究工作也因此受阻。

牟希亚携家带口来到遵义,却因水土不服身体极为虚弱。简陋的条件和病痛的折磨下也没有中断研究工作。“没有无菌室,他便凌晨起床,尽量选择相对干净的环境;没有酒精灯,他就用煤油灯消毒;没有保温箱,他便用自己的体温培育菌种……”女儿牟心赤说,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父亲也营造了最为简易的“无菌操作箱”,并成功培育出了第一批减毒后的菌株。

成果转化 他让菌毛嫁接技术让世人知晓

“初次见到岳父,感觉他是一个十分刻苦的人。”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牟希亚的场景时,牟心赤的丈夫朱瑞贤还历历在目,“当时岳父由于身处高原严重水土不服,不幸患上了神经根炎,近乎全身瘫痪,被紧急调往青岛进行治疗。在火车上,他也没有放弃学习的机会,依旧看书钻研。”

靠着这股子韧劲儿,牟希亚不断地学习和研究,经过20余年的反复论证,他选择了铜绿假单胞菌作为母体,通过培养方法的调整及反复的传代使此铜绿假单胞完成减毒,并通过基因改造使其在原有丛毛性MRHA菌毛的基础上,进一步证明周毛性具有“跨菌属免疫源性的MSHA菌毛”。

铜绿假单胞菌,原称绿脓杆菌,在自然界中分布广泛,为土壤中最为常见的细菌之一。同时,本菌也是条件致病菌,患代谢性疾病、血液病和恶性肿瘤的患者,以及术后或某些治疗后的患者较易感染。谈及牟希教授为何选择铜绿假单胞菌进行研究时,牟心赤介绍,“铜绿假单胞菌 MSHA菌毛株的菌体周围有许多纤细而刚直的菌毛,经MSHA试验后呈现强阳性,均有很强的黏附作用;其次,生活中的各种水、空气、人类的皮肤、呼吸道等部位都有这种菌类,具有广泛的适应性。”

特荐精彩文章

热门文章推荐

最新资讯分享

热点新闻资讯